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医疗器械工业设计>海外订单不再,国内市场现20万台增量空间,呼吸机行业拐点来临

海外订单不再,国内市场现20万台增量空间,呼吸机行业拐点来临

发布时间:2020-10-15 点击数:4

浙江的朱先生最近挺焦虑。

  作为资深外贸商,他在2020年3月底重金囤积了一批有出口资质的医用呼吸机,“当时海外呼吸机紧缺,厂商的订单甚至排到了6月。我虽然没做过医疗器械,但是我有海外渠道,就打算赶一波呼吸机的潮水。”

  当时需求旺盛,呼吸机出厂时,厂商均要求买家全额付款。为了抢占货源,像朱先生这样有一定实力的中间商照做不误。“我们押上了相当数目的流动资金,但是没想到两个月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进入5月,海外需求急转直下。朱先生介绍,5月后就基本接不到新的海外订单了。而呼吸机渠道价格也开始大幅下跌,曾经一款被炒到35万元的呼吸机,目前已经降到15万元以下。

  国产品牌收获颇丰

  尽管潮水般的海外订单不再,但国产呼吸机品牌从这波疫情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已是不争的事实。

  近日来,迈瑞医疗、鱼跃医疗、复星医药等上市公司披露的半年报里,明显看出呼吸机业务在上半年的盈利中做出了非同一般的贡献。

  鱼跃医疗(002223.SZ)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4.2亿元,同比上升36%,实现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翻倍,达到11.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09%。上半年经营性现金净流入为23.7亿元,是2016年至2019年四年经营性净现金流之和。

  从分区域数据来看,海外业务增长是鱼跃医疗增收又增利的主要原因。上半年,鱼跃医疗外销收入首次超过10亿元,为10.19亿元,为去年同期数据的近三倍。

  更值得关注的是,比尔?盖茨间接成为鱼跃医疗的大股东。其私人投资公司喀斯喀特有限责任公司在第二季度新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位列第十大股东,持股数量为352万股。

  同时,中信建投、中信证券两家券商自营资金在2020年6月末也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其中中信建投持股1019万股,中信证券持有718万股,分列鱼跃医疗第五大股东和第七大股东。

  迈瑞医疗披露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105.64亿元,同比增长28.75%;净利润34.54亿元,同比增长45.78%;基本每股收益2.84元,同比增长45.78%。

  迈瑞医疗表示,由于疫情影响而带来的需求量增加,迈瑞的呼吸机、监护仪等抗疫设备大量进入了海内外全新高端客户群,大大缩短了品牌和产品的推广周期,通过产品核心竞争力的持续提升和本地化服务团队的日益完善,未来有望协同带动三大业务领域中的其他产品全面入院,提升迈瑞整体产品在高端客户群的渗透率。

  即使不为医疗器械为主的复星医药,也在上半年的疫情中其呼吸机业务获得引人注目的增长。2017年1月,复星医药以6.19亿元人民币,收购Goldcup 80%股权,借此获得欧洲呼吸器械领先品牌,并进入呼吸市场。

  根据复星医药2020年半年报,医疗器械与医学诊断板块实现营业收入26.41亿元,同比增长47%。

  复星医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吴以芳表示,上半年医疗器械受到的影响是双向的,复星医药抢到了机遇,呼吸机在短时间内尽可能保证全球供应。“下一步,原来下滑的业务将逐步正常,而呼吸机、救护车这些产品在疫情中也已经获得了品牌声量。”

  “疫情是多年一遇的,也是暂时的,是灾难但也同时是机遇。国产厂商可以说是抢到了机遇,不仅带来收入的增长,也提升了品牌价值以及生产、销售渠道等各方面的能力。”

  鱼跃医疗董秘陈坚告诉健康界,鱼跃医疗从春节开始,忙完了国内上半场就马上投入海外下半场。“那时候进入湖北前线的呼吸机三分之一是鱼跃的,达到700台。”鱼跃医疗上半年完成了大量海内外抗疫类产品订单的交付,其中无创呼吸机等呼吸类、红外额温枪、血氧仪等检测类与消毒感控类疫情防控产品出货量增幅大。

  同时,疫情中外资品牌缺货之时,长期作为“备胎”的国内呼吸机配件供应商们,把握住这次在国内市场“转正”的机会。“疫情紧张的时候,法国那边通过法资控股的苏泊尔找到我这来,一开口就要1万个涡轮风机。”贝丰科技CEO魏希盟说,他们优先供给了国内市场。

  国内核心零部件市场长期被进口品牌垄断。“医疗器械的核心零部件替换性不高。厂商不会因为你的机子性能差不多,价格便宜就把你换掉。”魏希盟指出,“从呼吸机成本来看,几千块钱的风机和几十万的呼吸机相比是九牛一毛的,但万一出事,责任重大。”

  但在疫情期的极端条件下,国产配件厂商“被逼”挑起大梁,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

  疫情让呼吸机红利持续

  疫情打破了过去多年世界各国共同建立的全球供应链。多年来,实体经济一直是各国高度依赖模式。“甚至,也许过于依赖了。为了生产一个产品,许多中间产品来自很多国家。以波音飞机为例,它的零件可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各国出口和进口中间产品,然后在美国组装后出口到世界各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金刻羽认为,“回到呼吸机的例子——情况同样如此,呼吸机的部件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

  国产呼吸机产能受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关键零部件的短缺。因为无论是无创呼吸机还是有创呼吸机,都在生产中面临着核心部件依赖进口的问题。

  国内的呼吸机制造商基本都是中游本体制造企业,涡轮压缩机、传感器、芯片等核心部件大多依靠从瑞士的micronel、美国的霍尼韦尔、日本的SMC等公司进口。而在有创呼吸机中,以ECMO中的核心部件膜肺的原材料PMP为例,全球仅有美国3M公司旗下的Membrana公司有供货能力。

  国内厂商不是没有切入核心部件的尝试。从2011年开始酝酿高性能微型涡轮风机研发项目,到2018年成立公司,贝丰科技弥补了这个行业始终难以国产化的短板。虽然是亚洲极少数能够生产该级别性能风机的企业,但成立之初的贝丰科技,却不得不先进军世界市场。“切入世界市场比较容易些,我们原本主要供往北美、欧洲、亚太及南美地区。”魏希盟说。

  在国内疫情已经可控,而海外疫情尚在蔓延之际,中国呼吸机厂商级配件制作商获得了发展良机。海外疫情激烈之时,不少国家还主动降低了准入门槛,以便于中国产呼吸机的进口。

  但国内呼吸机产业要在海外市场长足发展,还必须有一套当地话的运营策略。对呼吸机价值链而言,研发与生产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如何克服文化、语言、法规的障碍,在欧美发达国家做好高风险三类医疗器械的安装、培训、临床支持、售后服务等这些长期工作,才是见真章之处。

  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曾表示:“迈瑞医疗在中国医用有创呼吸机出口占比达60%以上,而排名第二的国产品牌出口占比仅有不到2%,绝大多数国产品牌出口占比不到1%。”从这个角度来看,真正有出海能力、有海外本地化运营能力的中国呼吸机公司并不多。

  宁波外贸商朱先生告诉健康界,在呼吸机行情的后期,业内一些呼吸机品牌都遭遇不不同程度的海外退货。“当紧急需求放缓之后,客户还是对重要医疗器械产品的品质、安装、临床支持的要求标准很高,能够达到的厂商并不太多。国内厂商还有提升空间。”

  虽然一机难求的行情已不复存在,但也有市场观察人士认为,呼吸机行情仍将有所持续。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0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为今年下半年医疗改革划重点。

  业内人士介绍,2020年以来,我国医疗卫生改革明显加速,医改的步伐并未因疫情影响而退缩,反而走的更加坚定。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司司长欧晓理表示,为了未来更好的应对疫情的发展,将重点强化接诊能力、抢救能力、应急救援能力等。按照欧晓理的解读,强化发热门诊的接诊能力,所有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要重点落实“三区两通道”要求。强化可转换传染病区的收治能力,加强重症患者救治能力,强化可转换ICU的救治能力,明确各级医院的ICU中都要设置一定数量负压病房和负压手术室,或者预留出负压改造的条件,按不同规模和功能配置呼吸机、心肺复苏、体外膜肺氧合等医疗设备。

  东兴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胡博新认为,假设这些医疗机构都能够按要求配置呼吸机,估计呼吸机年更替数量将达6.45万台,新增量达6.2万台,再加上公卫需要补充的8万台,意味着呼吸机未来还有20万台左右的国内市场增量空间。

  “或许,国产呼吸机行业(赶超国外品牌)的拐点正在发生。”胡博新表示。

  家用呼吸机市场或迎扩展良机

  除了医用呼吸机,家用呼吸机的被认知和普及,或将是更大蓝海。

  “以前说到呼吸机,大多人都不太了解是怎么回事,现在公众对呼吸机的认知经过疫情大大提升了。”宁波呼吸机经销商岳德俊告诉健康界,疫情教育了公众,接下来人们会注重自己的呼吸健康,医用呼吸机之外,家用呼吸机的市场将会增长。

  岳德俊表示,在湖北疫情最严重而医疗物资严重匮乏的时期,有不少家用呼吸机被捐赠到医院。家用呼吸机不同于平时医生使用的医用呼吸机,由于捐助者不够了解,所以把家用呼吸机送上了前线。但在前线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医生也别无选择。

  据岳德俊介绍,家用呼吸机本质是医用机械通气设备的简化版,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有所删减。而且从售价上看也低了不少,一台医用的大无创呼吸机,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家用的一般也就在万元多,国产的已经在万元以内了。

  “一些家用呼吸机,实际上也是具备一定的医用潜质的,针对一些县市以下的非三甲医院(小医院,社区)等,这类小无创也是完全可以起到一定作用的。”据岳德俊介绍,在湖北荆州等地,这批家用呼吸机在前线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位医疗器械业内人士的看法与上述观点不谋而合。他告诉健康界,接下来家用呼吸机市场或将扩展更大空间。

  随着人们对慢性呼吸系统疾病认知的提高以及对健康需求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发展目光投向呼吸机市场。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我国中度以上OSA(阻塞性呼吸睡眠暂停)需要呼吸机的患者有6600万人,按10%渗透率算的话,市场容量仍有660万台空间,而2018年各品牌实际销量才十六七万台,保有量100万台以下,现在渗透率才2%左右,未来增量空间巨大。

  “在我国,家用呼吸机的渗透率之所以这么低,主要源于人们健康观念的欠缺。很多目标客户根本想不到还有呼吸机这么个神器,更别说使用了。而现存的大部分客户,则是看病时在医生建议下使用的。”岳德俊称。

  根据智研咨询数据,2014年我国家用呼吸机规模7.73亿元,占比呼吸机市场规模14.72亿元比重的52.51%,到2019年家用呼吸机规模17.13亿元,占比呼吸机市场规模29.55亿元比重的57.97%。

据了解,家用呼吸机的优势品牌集中在外资,如飞利浦伟康、瑞思迈等跨国公司已经形成较好的客户黏性,市占率相对较高。“但鱼跃医疗、瑞迈特等国内品牌产品逐渐形成品牌影响力, 销售占比有上升势头。”岳德俊告诉健康界。

  后疫情时代,消费观念和使用习惯会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升肯定会大幅提高。未来,呼吸机这个细分领域的市场将会以百亿计,这都是呼吸机厂商绝佳的发展机会。

在线客服